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引用 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2009-01-21 23:51:36|  分类: 夜讀史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啃尼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对荆轲的分析,我是很谨慎的。一来这是太史公的得意之作,我没有理由放弃其中任何一处字句。二来,我比较喜欢武侠,爱屋及乌,对荆轲自然就比较“挑剔”。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原因。秦王羸政是何许人也?那是天下皆知,无人不晓,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称皇帝的皇帝。敢刺杀,能刺杀他的人,当是何许人也?荆轲是也!不论结局如何?单是这气魄胆力,足让鬼神胆寒。对待这样一个有过生命极限体验的巅峰人物,我们就不能以随便的态度,张口胡说八道。这毕竟不是作家意淫而出的武侠小说,是历史上曾发生过的,令我等“疯狂”的尖峰对决,草根对贵族,平民刺客对塔尖皇帝。

经过前面两篇作文没有逻辑的啰哩啰嗦,我也不图那些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能同意我的看法,这无可厚非,心中有屎,看人是屎,心中有佛,看人是佛。

我们今天就只说秦宫大院内那幕惊心动魄的大刺杀。司马迁的原文就不转述了。为行文方便,我先大致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先是少年杀人犯秦舞阳吓得尿裤子被率先清理出局,然后是单枪匹马的荆轲在自家后院散步似的走到秦王的面前献宝。图穷毕现后,荆轲抓住了秦王的衣袖,秦王扯断衣袖后,开始和荆轲玩猫追老鼠的游戏,最后秦王拔剑砍翻荆轲,以喜剧的情节结束了这个悲剧的故事。

为此,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们把荆轲贬得一无是处,再联系到他过去的吃喝玩乐,不思进取,被几个街霸吓跑等等丢人现眼,又遭人嫉妒的的一幕幕情形,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们是气不打一处来,把荆轲骂了个狗血淋头。前文我已经大量论述,通过种种疑点,说明不能这样看待荆轲问题。现在我们就通过点评这段被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们称为漏洞百出,丢人现实的刺杀过程,来推演一番,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何才是符合“人工体学”,“人体艺术”的真实?

秦王的衣袖被扯断了。有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据此,就说荆轲超级笨(此词辑录自某网民),武功低下,心生胆怯。恕我直言,这实在没有什么好争论的。更不值得大做文章。一个人在突然面临生死一刻的一瞬间,不要说力气很大的秦王,就是一般人都会暴发出不小于专业武术运动员的力量,一块袖子被扯断,实在是小儿科。唐山地震中间的极端例子就不用举了吧?

袖子被扯断以后,秦王就离座,后退,逃跑到有柱子的地方,东躲西藏,狼狈不堪;荆轲也穷追不舍,只是很没有武功高手的一点点风度。乍一看,这的确是很让人不忍目睹,又是遭人唾骂的一幕丑剧。你堂堂一位刺客,竟让一个养尊处优,吓得破了胆的秦老板给溜了。荆轲,你总该给大家一个交待吧!来不及了,荆轲很快就被砍成残废。实话实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信了陶渊明的鬼话:“惜哉剑术疏。”后来,如何产生疑问的,我在前文已经叙述过,今天我们就联系“前天上海一名普通男子窜到其某派出所,连刺九名警察致五人死亡四人重伤”这一活生生的新闻题材来讨论。

大家联系这个真实的事情,静想三秒钟就会发觉荆轲刺秦有重大隐情——肯定有!必定有!绝对有!——没有才叫真TM有鬼!荆轲的胆量,是公认的天下第一,最少比上海的这名男子强吧?荆轲在心平气和的向秦王展示那幅督亢地图时,或许心跳要比平常快十次一秒,这很正常,毕竟这是生命的巅峰体验。与其说是荆轲恐惧,不如说是兴奋。因为他既然能准备无误的抓住秦王的衣袖,就已经证明他的手没有发抖——即人们口中常说的怕得要死。有这一点,就足够说明问题了。既然他当场并没有吓得失去思维的能力,但为何荆轲没有顺手一刀刺下去?那把宝刀就在他的手中,而且刀上有碎过剧毒,见血封候的剧毒。刺下去,对于常人——比如上海男子——来说,都是探囊取物般容易,何况是武功高超的荆轲大侠?就依尖峰对决——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 - 啃尼 - 啃尼人所说,荆轲武功低微吧,刺不准秦王。关键的问题是,荆轲根本就没有刺。这是一个重大疑点。秦王在退,就算是秦王躲过了荆轲一刺吧,但此刻他和荆轲的距离还相当近,荆轲如果此时像他最后扔暗器那样有力的向秦王掷过去,秦王中招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为何?很简单,一个人就站在你的面前,黑乎乎的像座大山似的挡住了你的视线,你就是闭着眼睛,也可以把匕首刺进他的任何一个部位。匕首有剧毒,只需要轻轻一沾,就万事大吉。很不幸,结局不是这样的。他们开始玩起了猫追老鼠的游戏。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在那一瞬间,已经不是什么武功低下,胆小怕事,贪生怕死之类的事,而是:伟大的刺客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伟大的皇帝秦始皇!荆轲的壮举,从他接到这单夺人心魄的业务,到他一路思考确定可行方案,到贿赂看门狗,混进秦宫,进入朝堂,与秦王亲密接触,到抓住秦王袖子,用明晃晃,闪着剧毒蓝光的匕首刀尖指着秦王时就已经结束,划上了一个威震千古的句号。试问,历数当代的刺客,有谁可以说他能走进比深闺还深的秦宫正中心?

就他与秦王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荆轲和秦王二人都不约而同的体验到了生命处于巅峰的感觉。秦王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而荆轲则想:爽是爽,不过如此而已!我呸!杀你秦王又如何?与高渐离杀一条狗有什么区别?这引而不发的造型一闪即逝,但实在是比杀死秦王更震憾人心!——但凭这个造型,就是天下最傻的傻逼,都不信他会捅不死秦王。除了“荆轲根本就不想杀死秦王”,还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能解释这铁定的结局,却咸鱼翻了身?(注:朋友们如有不同的观点,可提出来讨论)

现在我们着重要解决的问题,自然就是:为何荆轲不想杀死秦王?

我粗略总结了一下,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荆轲自己的原因,另一个是作者司马迁的原因。

先说荆轲自身的原因。

士为知己者死。太子丹不是荆轲的知己。这一点,荆轲是局中人,比我们更清楚太子丹的为人。这一点,我在前文已经分析,总体来看,荆轲在享受星级待遇的那几年一直郁郁寡欢,少有他和高渐离相片哭与笑撒满大街小巷可以作证。既然太子丹不是荆轲的知己,那荆轲没有杀死秦王的生命原始驱动力。这注定他的刺客生涯将与他的几位前辈曹,专,豫,聂等不同。荆轲接业务是被大伙儿所逼,这是有理有据的事实(见前文分析)。而接过业务后的丑恶行为,则是典型的被逼上贼船后的自暴自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这出刺秦大案中,摆明了,荆轲是鸭子被赶上架。纵然如此,荆轲还是表现出了游侠的本色:轻生死,重承诺。轻生死,重承诺的侠客本色,是很难把握的,过一步,就成了恐怖分子。荆轲是个读书人,更能敏锐的感受到这一点,但他只能默默承受这种熬煎。更可怕的是,他究竟是在为谁办事?是在为一个把美人的双手砍下来送给他当礼物的“知己”。荆轲注定是个忧郁的人,忧郁的诗人,尽管他只唱了半首诗: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

我想,荆轲一生最后悔的事,莫过于他糊里糊涂的答应了太子丹为其赴秦。当然,不排除,这也是荆轲一生最自豪的事。这样糊涂的结局,反衬了荆轲矛盾复杂的性格——矛盾而复杂,是人性格的真实,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简单的性格。荆轲是个敏感,深沉,谨慎的人。他表面上少了其他刺客的壮烈,却更壮烈,表面上了其他刺客的豪迈,却更令人肝肠寸断。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对刺秦之事是这样想的:能活捉秦王是上策,兵不见血刃,既报了太子丹强加给他的恩惠,又维护了心中的先进理念。

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能分开来说。他要操持侠客的本色,即重承诺,答应的事,即使明知不能为,也要做下去,不惜一死。这是司马迁笔下的几大刺客心中铁的定律,不必多说。关键的问题就在那个“先进的理念”,也可说是超前的思想和认识上。什么先进的理念?那就是“杀了秦王又如何?杀了秦王有什么意义?”这一重大的命题必然出现在荆轲的思维过程中的每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令他欲罢不能。唯有这个“先进的理念”植生在他心底最丰富的一块土壤中,才能够破解司马迁在文中设置的几个铺垫,“荆轲是读过书的”、“荆轲心情一直郁闷得很”……等等所有令人费解的铺陈叙述(上两篇文章有详细叙述)。当然,最重要的是,只有这个“先进的理念”能解释为何秦王必死无疑之时,荆轲却不下手?!因为游侠刺客能堪称伟大的地方,正是:为一个亘变不变的理念,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坚守。(注:这个观点,在我的《冷武侠论》中曾反复的论及)

所以,荆轲死前所说“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实在是他内心最真实,最完美的想法。而非有牛人所说的“荆轲死前把太子丹给出卖了”那么回事。只要捉住秦王,才能消解荆轲心中纠缠数年的矛盾,以及痛苦。杀死了秦王,太子丹的恩惠算是报了,他自己却“失守”了,他没能坚守住他心中的理念。唯有劫持住了秦王,才会两全齐美。这是不言自喻的了。有牛人说他是想劫持秦王,以图保住自己的性命。我本不想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我且再说一遍,如果荆轲贪生怕死,他早在易水边上唱完歌后就可以逃之夭夭,继续过他牛人们口中所说的“哗众取宠,招摇撞骗”的日子。这世上会有一方面贪生怕死,一方面又那样沉着,又那样视死如归的人存在?这样的人会吹牛皮捞名声撞到明知万死无一生的秦宫大院内去“寻宝”?

再说这位古往今来最让人尊敬爱戴的史学大师司马迁。

《刺客列传》是《史记》中的著名篇章,如其他名篇,寄托了司马迁太多沉痛的感情。这才使得伟大的《史记》更加伟大,经典的《史记》更加经典。其中散射的,隐含的人性光辉像满天的星星,浪漫得令人心酸,引发我们一遍遍对自身的检索反省和对人性的思考。

荆轲,是《刺客列传》中的最后一位刺客,惜字如金的司马迁用超量的篇幅来书写这位刺客,其中隐藏的厚爱是不言自明的。荆轲身上,满负司马迁的思想。司马迁试图通过为荆轲做传,对游侠和刺客做总结,以一个真实的人物原型塑造出侠的模型。

在荆轲之前,做为单独成篇的有五位,一位游侠郭解,四名刺客,曹沫,专诸,豫让,聂政。这五位,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简单”,都没有读过书——至少司马迁在文中没有交待;一般司马迁在文中没有交待,那都是有原因的。一个数十年才著作完成的一本史书的史学家,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对文本的操控能力。——简单,没有什么不好。但司马迁显然不这样看,否则,他可以把荆轲一节文字至少删掉一半。以他的思想观和人生观,认为侠客可以做得更好,不仅要重义守信,还要学会用脑。这种想法,不是我的暗自猜测。司马迁行文用情和用理都是相当深的,他的文章不仅用情打动人,更是用不可辩驳的道理取信于人。这样的道理,源于他“究天人之际,穷古今之变”的广闻(他著史记之前,曾游历中国数年)博学,这与后世只知皓首穷经,受政治支配的历代史家把写史当成是写颂歌和编教材,是完全的两回事。在对前面几位他同样钟爱的侠客做传时,他比我们更早发现破绽。曹专豫聂四人的行为基础都是“士为知己者死”。这本是很优秀的品质,但如果把这做为一个人唯一的行为基础——即不分青白,只要有人给饭吃,有女人玩,我就为他卖命——就非常危险,且不可理喻了,这与司马迁心中完美的侠客还相差太远。为此,在一番小心翼翼的凑合下完成了前几位侠客的传记后,司老迁的笔下,诞生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侠客,这就是荆轲。这是一位读过书的,有思考能力的,理智的新型侠客,他更丰满,更真实可信,更能走近我们的心里,和我们做朋友。这种对侠的重新定义,实在是需要多元化解构的当代武侠作品的鼻祖。在武侠的本身上,我尚未见到能超越这一点的作品。

只是碍于当时的创作社会大背景,司马迁不太可能堂而皇之的为侠摇旗呐喊,他依然只能用他得心应手,入木三分的史家笔法,在荆轲一节中,嵌入一个神秘人(荆轲易水边上说等的那位朋友),做为引子,导引有缘人的思索。这样的处理实在是很高明的,他引发读者多元化的思考,而不是停留在单一的一看到侠客就热血沸腾的层面上。司马迁他做到了,荆轲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人物,不比任何一个政治人物简单。他的一举一动,都充满悬念,令人不可思议,他的“诡异”行为使得他在几位侠客中独具一格,受人爱戴,也被人唾骂。而这,不正是一个具有“先进,超前思想”的人活耀于社会的真实写照吗?

荆轲之事,离司马迁生活的年代,已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司马迁在《刺客列传》,着力发挥,耗费三千八百余字(《刺客列传》全文不足七千字),为当世皆所弃的一位刺客做传,在历史中的待遇可比开国皇帝,还不足以流露司马迁的真心所在吗?

这时,我们在回到这个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所提出的那一个问题:荆轲在易水边上等的那位朋友是谁?我想,无论这位神秘人是谁?都不会是实际意义上的子虚乌有,它不是荆轲的狡辩托辞,更不能说司马迁的败笔。那人或是荆轲的师父,或是荆轲真正的知己,甚至就是司马迁本人。当然从思想的隐藏方面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神秘的人影响了荆轲整整一生,从生到死,皆因为在荆轲心中生成了那个先进的理念:杀死秦王,不仅于事无补,甚至适得其反。

之所以,我更倾向于那位神秘人是司马迁本人,是因为此文再无交待这个神秘人。而如此重要的篇章,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物,在司马迁的文本功夫之“观照”下不再交待后事,那是不可能的。

到此,荆轲痛苦的根源,已经找出。我们再回过去阅读《刺客列传》全文,大约不应该再有什么迷惑。如若有,还烦请朋友们不吝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在秦宫大殿上,荆轲须发皆张,环眼欲出,一手抓住秦王衣袖,一手持刀逼向秦王,刀峰的寒光灼人。偌大的秦宫,死一般宁静。在那一短短的瞬间,秦王的眼中,看到了死亡,看到了侠义的光辉如天神降临大地。

——谨以此篇献给二千多年前的壮士荆轲和我最尊敬的国学大师太史公。

 

注:此系列前两章全乱了方寸,这一章做得稍微认真些。讨论荆轲的话题暂时告一段落。此系列前面两篇作文《荆轲究竟是个什么人?》,《荆轲在易水边上等的那人是谁》,如果朋友们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