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做万石君还是做李广?(未完)  

2009-04-04 20:45:10|  分类: 夜讀史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我阅读了《史记》第四十三篇列传《万石张叔列传》。此传是一篇人物合传,共记录了石奋一家、建陵侯卫绾、塞侯直不疑、郎中令周文和御使大夫张叔五人的事情。

        司马迁将此五人列一合传,是因为他们在为人处事、性情风格、人生结局上比较一致。但司马迁以石奋一家为重点,以其他人物为衬托,活生生刻画出一批谨小慎微、毫无政绩,甚至献媚皇帝、哗众取宠的“老好人”的人物形象。
第一、这些人做事谨慎,事迹也略有区别。
       
石奋一家处事比较谨慎,甚至迂腐透顶。石奋“虽燕居必冠”。文章大多写的是他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情。他的儿子石建做郎中令时,有一次给皇上写奏折,把“马”字的最后几笔少写了一个点。虽然事情已经过去,皇上没有说什么,但他还是“甚惶恐”,足见办事谨慎到什么程度。还有石奋的小儿子石庆做太仆时,为皇帝驾车出门,皇帝问他拉车的有几匹马,做为司机,他应该非常清楚,而他却一副认真的样子,用马鞭子比划着数了数,举手说:“陛下,是六匹马”。

卫绾没有大略,“日以谨力”,其忠心得到皇上赏识。当年,景帝做太子时,曾宴请大臣们吃饭,唯独卫绾没去。文帝临死前,交代后世说,卫绾是真正的长者,以后要尊重他。等景帝即位,有一年没有斥责卫绾那次宴会的事情。景帝到上林苑,让卫绾同乘一车(卫绾最初不过时文帝的司机)。了解到卫绾因家藏六把先帝所赐宝剑,而不敢再受景帝赏赐宝剑。当时,人多以皇帝赏赐来换取他人房产、物资。而卫绾此举深深感染了景帝,加之景帝此时政治上的需要,使得卫绾官运亨通。
直不疑忍气吞声,不善争辩,尊为长者。有一次,同事的钱丢了,怀疑是直不疑偷的,直不疑什么也没说,就赔偿了人家。但事后,同事又找到了钱,当面向他道歉。第二个故事更雷人。由于直不疑官职越升越高,引起同事嫉妒,居然在朝廷诽谤他说:“直不疑这个人坏透了,居然连他嫂子都不放过,和嫂子睡在一个被窝里……”,直不疑听说后,说:“我没有哥哥,哪来的嫂子呢?”,于是,谣言不攻自破。

        至于郎中令周文的事情,就近似于龌龊了。列传中说他穿着破旧的、打了补丁的衣服,并且内裤上经常沾满尿液。如此这般,进宫的时候,宫女们都离他远远的。景帝为此允许他进入内宫,甚至景帝和老婆们云雨之事,都不避讳这个家伙(看到这里,我狂晕)。同事,周文在政治上毫无建树,到景帝死时,还在郎中令的位置呆着。

       最后一位御史大夫张叔,也是从不过问政事,得以善终。

第二、本传人物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真本事,全靠对皇帝的“忠诚”,哗众取宠,身居高官。石奋15岁的时候,跟随了刘邦,父辈两代依靠雷人的谨慎逐渐高升,最终成了“万石之家”。这些人每当领导询问事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回答:“陛下圣明,您自己看着办吧”。

        就是这样一类人,都能封侯受赏,而再看看李将军,一辈子累个半死,却被名声所累,到死也没有封侯。这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后人深思吗?

        司马迁在结尾说:“孔老先生说‘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这不正是说的万石、卫绾、张叔这样的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