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箫中禅之一·云门夜雨 赏析  

2011-03-05 11:56:03|  分类: 人生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箫中禅之一·云门夜雨 赏析 - 梁箫 -

 

此曲音频:

作者手记:

“夜宿粤北雲門古寺
凉夜如水,细雨沙沙。
浓浓的雨丝,
沁润着寂静的古寺,
沁润着寺外的山巒。

雷声隆隆,雨越下越大。
分不清哪是山、哪是水,
哪是古寺、哪是人。
气势磅礴的雷雨,
挥舞在天地之间。
雨丝洗涤着世间万物,
滴滴瀝瀝,绵绵不尽。” --谭宝硕

此曲赏析:

夜听《云门夜雨》   文 / 六月白莲
 
                                ——---箫音悠悠 禅意绵绵 
 
  夜色深沉,万籁俱静。  
  蓦地一道闪电,将黑暗的天幕撕开一道口子。蜿蜒如蚯蚓,锋利如刀刃,刺破了夜的宁静。天空在电光火石之间痛苦的低吼。阵阵雷声滚滚而来,这吼声咆哮着如千军万马横扫过平川山岳,轰隆隆的,滚滚而来。电闪雷鸣。气势磅礴。一道闪电伴着一阵雷声。口子撕开得越来越多,天空在痛苦的挣扎,天空在愤怒的吼叫,天空在拼命抵抗着这闪电般的刀刺入胸膛。 
  黑暗怎么会永久遮挡住光明?从那撕开的口子里,雨水正铺天盖地,倾泻而下。天地之间顿时一片迷蒙,所有的一切都被网进了这片雨水织成的巨幅帘幕里。 
  是谁的泪水流得这么撕心裂肺?是谁的泪水流得这么惊天动地? 
  是黑暗么?因为被光明刺中胸膛而流泪?不,不会,黑暗只会在角落偷偷窃笑,让别人流泪才是它的使命。那是光明的眼泪?因为反抗了黑暗击中了心脏取得了暂时的胜利?不,也不会,光明是如此坚强,就算看不到一点希望在黑夜里苦苦等待也不愿意流下一滴眼泪,它的信条是战斗,战斗,直到胜利!那么是雷声了?怎么可能?雷声从来只是战争交响曲的前奏,或者伴奏,是擂响的战鼓,是进攻的号角。就算流血,它也不会流泪。 
  是谁的泪水流得这么撕心裂肺?是谁的泪水流得这么惊天动地?  
  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屈子么?他在端午节那天怀抱大石投进了汨罗江,整条江水都化成了这片雨水?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飞么?他被奸佞以莫须有的罪名毒死,风波亭从此风雨不断?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么?他不降不跪不做元朝的官,最后面朝南方就义,而南方也因此千百年来总是阴雨绵绵? 
  一管洞箫横空出世,清越悠扬,穿透淅沥的雨声腾空而起。一瞬间,天地似乎暂时隐去,厮杀似乎暂时停止。雷声不急促了,雨水变柔和了。只有箫声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黑暗和光明静默对峙。悲愤和彷徨渐渐平和。“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桃花岛那个爱穿青衣的黄药师正在轻按紫箫,曲声响起,落英缤纷,闻者莫不心驰神往。 
  箫声时而绵长,时而急骤,时而舒缓,时而激越。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安抚着每一颗倾听的灵魂。消融了万丈红尘中的隐隐杀气。它在天地之间独自起舞,踩着雷声的鼓点,和着雨水的节拍。 
  听!你听到了吗?雨在杏花江南精灵般的嬉戏,点点滴滴,融在女子的发梢,化进游人的胸膛。志南和尚是否正在感叹“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呢? 
  听!你听到了吗?雨在轻轻抚摸着渭城的城墙,丝丝缕缕,在送别的柳枝上不舍的轻叹。王维是否正在和友人话别,吟咏着“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呢? 
  听!你听到了吗?雨在巴山蜀水之间翩然落下,滴滴嗒嗒,落进一泓秋水,荡起阵阵涟漪。李商隐是否正在喃喃自语“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呢? 
  听!你听到了吗?雨飘进了诗人的梦中,和着剑声箫声,滂滂沱沱,惊醒了诗人的梦。陆游醒来后是否正在写下“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呢? 
  听雨,用我们的一生来听。“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少年时听雨,正满怀憧憬,不识愁滋味,不辨险恶心,听出来的只是共一把雨伞的浪漫,鸳鸯卧进绿纱帐的缠绵。“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人届中年,颠沛流离,尝尽世间冷暖,品味孤独痛苦。此时听雨,便多了一份悲凉沧桑之感。“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岁月匆匆,转眼已是人生暮年。鬓发斑白的游子,走遍天涯之后来到佛前,求个安歇处。这时的雨声,才是真正的入耳动心,点点滴滴的雨声,和多年来红尘往事杂糅在一起,怎能不断肠蚀骨、教人彻夜难眠? 
  雨声,雷声相继涌来,箫声在执着的坚持,不被它们所淹没。依然清越宛转,不绝如缕。 
  手持书卷的读书人,寄居在山下客舍。透过窗外雨幕,看向遥遥远山。山含瑞气,水带恩光。所有的山峰都笼罩在烟雾之中。其间有条蛇形山径时隐时现。在雨水中变得愈加泥泞难行。山顶的寺庙在闪电的影子里安然屹立。如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僧正在入定。 
  世间都说此门难进。读书人想,不过一条山路,中间未曾隔着千沟万壑,何难之有 
  不曾想,他在山间迷了路。和你,和我一样。黑暗中我们孤身一人,孓然前行。以为是在朝着既定的方向。走上另一条路却不自知。那座向往已久的云雾缭绕的山门,总在云深不知处。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是谁遣来阻拦我们的么?我们看见撕天的闪电在狞笑,我们听见震耳的雷声在咆哮,我们全身湿透,找不到歇脚的地方,想要继续前行,却在泥泞的山路上一次次滑倒。 
  几乎要绝望了。几乎要放弃了。几乎要沉沦了。几乎要万劫不复了。夜空之中却传来如此清凉的箫声。隐忍、豁达、睿智、平和。醍醐灌顶。如闻天籁。这箫声一定不是来自江南的秀美园林,来自塞外的漫天风沙,来自那一池亭亭碧荷,一窗疏疏蕉叶,而是来自空寂的云门……你终于不忍抛弃。你端坐在云端。看我们这些迷途的羔羊在旷野没有方向的奔跑。你终于不忍抛弃。用一管箫声为我们驱除心魔,指明方向。 
  雨声,雷声渐渐隐退,箫声也渐渐低沉下来。世间万物经过水的涤荡,如初生的婴儿。不染微尘。似乎身在郁郁葱葱竹林,盘膝闭目,凝眉敛容,空中传来圣洁的梵音,“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